电影产业与国家安全

日期:2020-04-14    来源:《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俄〕叶·安·斯特鲁日科瓦 陈爱茹译

分享:
字号:        

[摘要]信息空间成为当今大国博弈的一个重要战场。电影的意义远比乍看起来深刻得多,可以打造价值取向,是国家安全保障体系中的一个基本要素。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借助于电影,对世界上其他国家发起无声战争,让他国民众在不知不觉中成为美国价值观的拥趸,从而达到美国称霸世界的目的。但是,俄罗斯政府和民众还没有充分认识到这种威胁的严重性,缺乏得力的应对措施。由此导致俄罗斯在国际舞台的博弈中,尤其在价值观和世界观塑造方面处于劣势,呈被动接纳的状态,其中的失误与教训值得深思。为了发展本国电影产业,需要制定科学的电影评判标准,将电影的创作、分析和评判作为一项重要战略任务来完成。

[关键词]电影产业 无声战争 国家安全

我们面临着一个全新的、前所未有的新环境,这就是网络环境和虚拟现实。各国的信息心理战专家已经掌握了利用这个环境对大众施加全方位影响的技术,这将最终导致产生一种全新的战争,这种战争可以叫“算法战争”,是一场无声战争。他们在这种战争中采取的行动,不仅对某些国家的经济和政治体制造成威胁,而且还会让该国的国家安全管控全面失效。

一、电影产业是无声战争

在无声战争中,可以按照一定的标准将双方确定为国家方和跨国方。那些有一定领土范围的国家或体制属于前者;而那些不局限于某一领土范围而又争夺领土上资源的公司属于后者。无声战争或算法战争的实质在于,跨国公司用某一具体内容填满被占领国家的信息空间,影响大众和个人用户。他们借助于能左右人们行为的“思维病毒”来达到这一目的。

最终的结果就是,国家管理失控引发大规模骚乱,重要战略设施遭到破坏,静悄悄的国家政变和重新分配财产。

当前,俄罗斯民众和政府机构对这种威胁还认识不足,因此,他们在很大程度上成为现有状况的人质,个别被操控的领导人,其每一言行实际上都是在帮助对手。

俄罗斯在信息战领域尽管取得了一些成就,但整体上看损失大于成就。其中最应该引起重视的失败教训有:2014年索契冬季奥运会后西方对俄罗斯的诋毁、欧洲选举、故意贬低金砖国家的重要性、西方针对俄罗斯公民和公司的制裁名单、英国指责俄罗斯毒害前俄罗斯情报总局上校谢尔盖·斯克里帕尔(Sergei Skripal)等,都对俄罗斯产生了负面影响。信息心理战的独特性在于,战争是在信息空间公开进行。例如,斯克里帕尔事件发生期间,英国推出电视连续剧《反击》,其情节与斯克里帕尔事件完全吻合。

电影产业已经从工具演变成激烈拼杀的战场。每一部电影、每一比特(bit)信息都堪比武器,其售卖可以给所有者带来收入。电影产业的利润规模,可与大生产行业比肩。例如,好莱坞出口产品的总收入相当于最大石油输出国售卖石油所获得的收入。

仅在中国,2011年美国电影就获得约15亿美元,2017年达到约83亿美元。其实,电影本身只是冰山一角,关键是电影对大众影响的延迟效应会带来巨大收益。例如,影片中付费的烟草广告随后会带来巨额利润。好莱坞编剧乔·埃泽特哈斯就毫不掩饰地说到这一点,仅一家烟草公司一年为电影里的广告就支付约300万美元。

这种“延迟收卷”更涉及价值观塑造层面。纵观整个电影产业,当代人及其生活方式、习惯、喜好、思维方式都是在美国电影(好莱坞)“心理物理学实验”中“诞生”的。

二、电影竞争归根结底是意识形态竞争

好莱坞电影的主要目标是文化的单一化,是把所有人变成一个模样。这是通过树立美国的正面形象和别国的反面形象、把坏行为和性变态强加于人、公开宣扬个人主义以及反社会的生活方式、篡改历史来实现的。

侵占信息空间并灌输西方价值观是分阶段进行的。好莱坞影片大量投放,接着控制电影院线、放映网络和进行格式化,随后按照其摹本制造出恰好是“国产”的电影。

在俄罗斯,前两个阶段已经完成。电影租赁商是西方电影公司的六个分支机构,电影院线被10家运营商掌控。2017年初俄罗斯有电影观众5500万人,比五年前增加一倍。根据“涅瓦电影研究”公司的统计数据,截至2017年2月俄罗斯有4407个影厅放映电影。

谈及俄罗斯的电影,近年来最知名的影片有安德烈·兹维亚金采夫的《利维坦》和费奥多尔·邦达尔丘克的《斯大林格勒》。它们出名显然不是由于观众真心喜欢这两部影片并感激其创作者,而是由于西方专业人员的营销政策。《斯大林格勒》是俄罗斯第一部经由西方进入俄罗斯的巨幕电影影片,不能不吸引年轻观众。事实上影片的观众中人数最多的群体是16~25岁的年轻人(占43%)。公关公司巧妙地筛除了尚能进行批判性思考的老一代,并开足马力为青年服务。

那些因其“苏联包装”获得俄罗斯观众好评的“俄罗斯”影片更危险,例如:《天际行者》、《争锋》、《太空救援》等等,实际上它们都是以破坏性阐释的方式展示苏联时代,让观众产生苏联是“一台冷酷机器”的印象。这些电影挑选一个个体做主角,这个主角不顾一切地同体制做斗争并获得最终胜利,而推动主角的不是别的什么东西,恰好是恐惧、痛苦、个体的悲剧。而这与苏联价值观毫无相同之处。

中国正在购买哪些影片?2014年中国新增1015台多倍投影测图仪,这意味着新增5397块新银幕。2017年中国总计有银幕数量45000块。西方公司正在占领中国电影生产和放映市场,也意味着正在对大众产生影响。中国市场由本国互联网分销商搜狐、优酷、腾讯、爱奇艺控制。2014年这些网络巨头的广告收入达30亿美元。如此规模的市场自然引起美国电影和电视生产商的浓厚兴趣。2014年中国花费1亿美元购买西方影片——首先是美英影片。这些影片大部分在中国受到欢迎,例如,《纸牌屋》第二季的观众竟高达2450万人,而且主要是北京人,从IP地址看,又以国家公务员为主,这也没让谁感到不快。

2018年4月28日,“东方影都”影视文化基地在青岛西海岸新区灵山湾落成。据灵山湾影视局副局长苑梅琳透露,美国科幻片《环太平洋2》正是在这里拍摄的。而这实际上又意味着什么?

中国除了为好莱坞公司拍摄创造条件,还投资在我们看来已经难以维持生计的美国电影产业,主要投资者有阿里巴巴集团、中国湖南电视台,后者已经向美国师门娱乐公司注资3.75亿美元美国电影制片人非常满意:他们既获得了资金,又拥有了一个庞大的观众市场。

我们推测,这是中国公司故意钻中国国内信息领域的漏洞,支持自己的地缘政治对手;不过我们认为,事实上情况或许更糟——只知道一味追求利润的中国企业家们根本就没有评估自己的行为会带来什么后果。

由于同好莱坞合作,中国电影在全球影视业取得了一定成绩。但中国有业内人士认为,在全球市场取得的成就正逐渐成为阻碍国产电影发展的严重障碍。中国影院上映的大多数影片不是在国外拍的,就是国际合作的产物,而上映的真正的中国影片数量微乎其微。

此外,中国观众对历史片和宣传片不感兴趣。年轻的中国观众更喜欢看生活写实影片:剧情片和喜剧片。中国影业最成功的项目之一就是《人在囧途之泰囧》。评判它成功的标准就是票房收入。的确,一个预算成本仅为400万美元的喜剧片在中国上映后竟赚得1.92亿美元,是阵容宏大的、讲述中国抗战时期的爱国主义影片《1942》的数倍,后者的票房收入仅为3500万美元。难道中国评判电影的标准就是票房收入而不是社会价值?

还有一个有趣的例子。韩剧《来自星星的你》在中国大获成功,爱奇艺视频点播的总播放量超过145亿。在该影片中扮演主角的韩国年轻演员金秀贤在北京车展露面后,最晚进入中国汽车市场的韩国现代汽车公司闪电般地位居车展的前三强,因为有成千上万名中国影迷前来问候这位明星。

跨国公司进入我们这些国家的市场,并在无声战争中大获全胜,自然就产生了一个问题:我们这些国家的官员、商人难道不明白所发生的一切,还是明白所发生的一切,但他们总能找到许多借口并为跨国公司的利益服务?

作为工具的电影可以成为国家安全保障体系中的一个基本要素。然而在俄罗斯,近来却有人极力主张电影不应当受国家审查。实际上问题的解决方案背后是,谁是管理主体、由谁制定标准以及电影宣传何种思想。

俄罗斯联邦文化部和俄罗斯联邦国家电影基金会2015年对电影业资助的总金额为62亿卢布,而好莱坞2011年的总营业额为4640亿美元。

同时还需要考虑到目前单纯地拍摄电影不行,需要对它产生兴趣。我们这些国家不仅要从另外的透视视角审视电影,而且还要从原则上、从全新的角度、从管理主体的角度审视电影。我们应当把电影视作文化的一个组成部分、民族瑰宝的一部分,应当为它进行斗争,重新塑造它。斯大林说过:“电影业是进行群众性宣传的最重要的工具。任务在于掌握这个事业。”

三、要从国家安全的战略高度大力发展电影产业

电影的意义远比乍看起来深刻得多。俄罗斯伟大的经济学家、诺贝尔经济学奖得主瓦·瓦·列昂季耶夫从经济学上证明了,国家和地区层面的战略规划和发展,只有在考虑到总劳动潜力的诸多因素的情况下才有可能。与其说它首先取决于个体、工厂和技术,不如说取决于人们利用技术、物质、资源的能力,以及人们升级技术链、支持技术集成进程的能力。在电影行业中,人们应用技术创作电影、分析电影应该被当作一项重要的战略任务来完成。

为此需要导演和演员尽全力为本国观众而不是一味为了获得西方电影奖项创作国产影片。

为了发展本国电影产业,需要制定电影评判标准。在无声战争的条件下,首先需要动员民众,使每个人都能挺身捍卫自己国家的利益。要做到这一点,有必要经由建立一个信息空间实施积极的知识产权政策,形成有创造性的价值观和世界观。从安全与国家建设前景的角度看,向年轻人做解释性工作尤为重要,这项工作的重点应当是大量地举例说明并给出评价,其中包括借助于电影产业。

这就是现在媒体项目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具有更加重要的意义的原因。

主办: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     承办:北京市通州区人民政府办公室、北京市通州区政务服务管理局    政府网站标识码:1101120001 京公网安备 11011202001838号 京ICP备20015255号-1